当前位置: 首页 >> 学院要闻 >> 学院热闻 >> 正文

第一期“随园学术沙龙”纪要:数字时代的中国古典文献

作者:岳彤时间:2019-12-23点击数:


当前,数字技术已经融入到当代人的衣食住行,我们每个人都身处变革之中。在数字人文研究异军突起的今日,如何更好地开发利用我国丰富的古典文献,服务于教学、科研,这已不仅是古典文献专业需要思考与讨论的话题。2019年12月12日下午在随园中大楼101教室,文学院举办的第一期“随园学术沙龙”顺利展开,本次活动由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教授苏芃召集并作引言,汉语言文字学教授化振红,中国古代文学副教授葛恒刚,编辑出版学副教授、全民阅读研究中心主任万宇,中国古代文学副教授、《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学报》编辑何宏玲,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副教授冯敏萱策划参与,大家围绕“数字时代的中国古典文献”话题展开了一场热烈讨论。

首先,苏芃老师介绍了“随园学术沙龙”的缘起,因受高峰院长所托,在修葺一新的中大楼定期举办学术沙龙,这是绸缪已久的计划,直至今日才得以落实,希望这个沙龙能够延续下去,成为我们院一项常规活动,也希望更多的同道老师加入进来,召集组织今后的活动,参与者也不限于本校本院。之后,苏老师从“书与古籍的界定”“存世的古籍及其数字化”等话题展开,向在场的同学和老师讲解了书籍的要素与文献学的分支,古籍资源的存世状况与利用途径等知识。我国的文字载体历经甲骨、金文、简帛、纸、数字文本等形式延承至今,在这一过程中,有多次转折变革,比如东汉魏晋时期的纸对简的替代,再比如宋明时期雕版印刷术的应用与革新,而如今电子文献成为新型载体,知识的传播与接受方式也随之发生巨变。现今存世的古籍共有20多万种,近年来数字化进程迅速,如国家图书馆与上海图书馆等数字化总量约2.4万部、哈佛燕京图书馆数字化中文善本5.3万卷(据2017年统计数字),近来书同文公司OCR技术的突破,对古籍明清版刻清晰的图片,一次识别率达到了98%以上,未来数字化古籍将呈几何级数增长。

随后,苏芃老师又介绍并演示了古籍数字化资源的使用查检方法。关于数字化古籍的获取,可从国内外开放的网站、校内图书馆购买的数字资源以及网盘获取,许多纸质文献的扫描图版也可在读秀等平台检索使用。除此之外,还有如国学大师、台湾中研院瀚典等网站可供查询。苏老师结合自己过去积累的例证阐述,这些数字文献资源对于科研、教学的改变都是立体多元的。最后,围绕古代经典高质量读本的选取路径,苏老师指出三条捷径:一是看出版社,二是看作者,可以充分利用读秀、CNKI等平台,调查作者是否具有相关研究成果,三是也可参考豆瓣读书等网站对于该书的评价。

荀子有言“假舆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绝江河。君子性非异也,善假于物也。”数字化为古典文献的研究与传承提供了更为广阔的舞台,然而,如何科学地做到“善假于物”也是一门大学问。之后的讨论环节,化振红老师和葛恒刚老师结合自身研究经历强调:“一定要谨慎!科技的变化能否为学术贡献真、善、美,还有待观察。”

苏芃老师重申:“古籍数字化并没有彻底改变传统文史研究的方法路径,某种程度上只是文献资源获取方式的颠覆,更便于大家获取新材料或者是过去在一般阅读中不易觉察而被遮蔽的材料。”互联网时代信息膨胀,不少数字资源良莠不齐,万宇老师提到“信息膨胀也带来了筛选及数据管理的问题,很多学生及其他领域的学者难以正确处理筛选信息,我们需要专门培养相关人才。”苏芃老师说:“古籍数字化也是古籍整理的一种方式,也需要培养大量专门性人才,这是大势所趋。”万宇老师说:“我们院的编辑出版专硕‘数字出版’方向将来也可以在这方面作出尝试。”冯敏萱老师指出:“学科之间应该多一些碰撞和火花,计算语言学专家需要了解文献学专家的诉求,如何为古文献研究服务、服务哪一块、应该规避哪些风险等问题,都离不开学科交叉。”同学们也积极参与讨论,对公共图书馆资源是否应该免费开放等问题与老师们交流,得到了热情回应。

通过此次沙龙交流,大家感受到多个专业之间都有深化合作的愿景,数字技术正为人文学科的教学、科研带来诸多改变,我们身处这样一个发轫期,可以有各种纵深的探索。正如苏芃老师在其论文《他校时代的降临——e时代汉语古籍校勘学探研》中所言:“随着e时代科技的不断进步,传统学术研究的方法、思路、视角都在被不断革新,这是值得我辈学人潜精覃思的。”


版权所有: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 学院地址:江苏省南京市宁海路122号中大楼 邮编:210097
联系电话:(025)83598452 电子邮箱:03363@njnu.edu.cn